为什么托尔斯泰说:如果莱蒙托夫活着,那我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就谁也不必存在了?
莱蒙托夫是俄罗斯文学天幕上,一颗耀眼夺目的明星。他十三岁开始写诗,一生中创作了四百多首短诗与多部长诗,其名篇《帆》、《童僧》与《恶魔》已经成为俄罗斯诗歌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,这使诗人莱蒙托夫足以同普希金并驾齐驱。“在才力上等同于、甚至超过普希金”。才华横溢的莱蒙托夫在其短暂的一生中还涉足于戏剧与小说领域,他的剧作《假面舞会》与小说《当代英雄》均成了世界文学史上真正的经典之作。就叙事文学而言,单有一个毕巧林(《当代英雄》主人公),就使莱蒙托夫有资格被列为真正一流的作家了。
这部由五个故事连缀而成的长篇,完全打破了传统的按部就班的顺时而叙的方式,而代之以将人物个性按层层递进式展示开来的内在逻辑顺序。先通过“第二手资料”——过路军官、马克西姆·马克西梅奇这些讲故事者来间接地“折射”毕巧林的个性,再以主人公的笔记来直接地“袒露”其思想、感情与行为,如果说小说的第一部是旁观者客观的“观照”,那么,第二部便是心灵的“自由”。各个故事之间用序言或章节标题而缀成一体,使叙事本身呈现出强烈的戏剧性,又留下空白,让读者去回味。这不仅体现着莱蒙托夫作为一流小说家兼剧作家的艺术个性,而且还表明作家对新型的读者的信赖,对新型的“作者形象”的探索。小说文本中不时闪现的作者——叙述者的分离与同一,作者与读者的对话与潜对话,都预示了某些在后来的叙事文学中得到发展与高扬的诗学手段。《当代英雄》的结构艺术应当说是印证“情节与本事”这一对叙事学理论范畴的一个典型文本。至于莱蒙托夫的小说语言,一百多年来,更是备受推崇。别林斯基当年就赞赏道:“每一个词都是那样意义深远,连奇谈怪论都是那样富有教益,每一个情境都是那样饶有兴味,描写得那样栩栩如生”,那样贴近每一个“思索着和感受着的人”的心,以致每个“这样的人”不仅把它看作是小说主人公的自由,而且看作是自己心灵的自白。果戈理曾声称:我们无论谁也写不出这样真实、这样美妙、散发着这样馥郁芳香的散文。车尔尼雪夫斯基则指出,在文笔方面,应把莱蒙托夫摆在普希金、果戈理之前,契诃夫说过:我不知道有比莱蒙托夫的语言更好的语言。列夫·托尔斯泰叹息道:如果莱蒙托夫活着,那我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就谁也不必存在了。阿·托尔斯泰则指出,小说家莱蒙托夫——这是一个奇迹。全部俄罗斯小说的长河源自这一清澈透明的活泉。构成《当代英雄》五故事之一的《塔曼》曾被许多的文学大师一致推举为美妙绝伦的散文名篇。别林斯基认为这篇故事是不容许摘录的,要摘录就得逐字逐句全部抄录下来;列夫·托尔斯泰曾毫不犹豫地认定《塔曼》为俄罗斯散文作品中最完美的一篇;屠格涅夫曾赞叹道:《塔曼》多么迷人;契诃夫认为,学写作时要像中学生们学课文那样分析这个故事,分析各个字句,分析句子的各个成分。总之,莱蒙托夫的小说,这可是“注定要永远不老的书,因为在它刚刚诞生的时候,它就洒上了诗的灵水!”

1 0

未登录不能推送哦,请登录后再做这个操作~~

下载:买kindle,选配件,上故人归@暖风家

epub (下载297)
mobi (下载623)